2015-10-27 6:20:21

温家宝悼翻译家草婴逝世:为人和作品永留人间

说起《托尔斯泰小说全集》,你应该并不陌生。这套由上海文艺出版社新出版的精装,共12卷,400万字。 这本煌煌巨著的翻译者,是九旬老人草婴先生。草婴是中国资深翻译家,堪称俄语文学的翻译权威,曾获得过苏联文学最高奖“高尔基文学奖”、鲁迅文学翻译彩虹奖、俄中友协颁发的“友谊奖章”等。 前天晚上18点02分,他在上海华东医院因病去世,享年93岁。这个消息传到宁波,一时间,文学界哀悼声一片。因为这位享誉中外的翻译家,就是我们宁波人。

  出生镇海名门

  14岁随家人去了上海

  草婴先生原名盛俊峰,草婴是他的笔名,寓意自己很普通,就像遍地茁生的小草。而在网上,很多地方都显示,草婴是浙江慈溪人。但钱报记者咨询了慈溪市志办的专家,对于老人的回忆不多,只知道他的家在镇海骆驼,属于老慈溪的地界,确切来说,应该是镇海人。

  专家告诉记者,草婴的母亲徐书卷是慈溪县的大家闺秀,他们家出了个比张爱玲出道还早的浪漫派小说家徐訏,这个人是草婴的表哥,其小说《鬼恋》多年后被宁波镇海人陈逸飞拍成电影《人约黄昏》。

  他们家还有个祖传的酱园,曾祖父是镇海很有名气的盛滋记酿造厂的创始人,富甲一方,他们家生产的酱油还在第一届巴拿马万国博览会中荣获奖章。

  草婴出生的那年,1923年3月24日,他的父亲从同济医学院毕业后,到宁波铁路医院当院长,全家就搬到了宁波。草婴的小学是在宁波义和渡读 的,“9·18”事变,宁波举行了大规模的募捐活动,当时宁波的《时事公报》1931年10月21日,刊出了一篇报道《小学生盛俊峰独捐30金》,说的就 是草婴。这一笔不小的数目惊动了媒体,这是他第一次见报。

  很少有人知道,草婴家在宁波曾有过一处漂亮的住宅。当时他的父亲还在甬江女子中学的隔壁买了块5亩左右的田地,造了一幢花园洋房,还有一排用于出租的房子。住了一年多,抗日战争爆发,他们全家就避难到上海。当时他的父亲,把这处房地产无偿赠送给了甬江女子中学。

  他认为好的文学翻译作品

  应和原文读者同样的感受

  翻译家和作家不同,翻译家的创作是以融合的形式,所以翻译家往往默默无闻,至多在译界享有一定声誉。但草婴却是个例外,他的名字随着他的译作流传,几乎妇孺皆知。

  但对于宁波人来说,十年前,托尔斯泰全集刚刚出版,才有了第一次近距离接触。

  鄞州日报社的副刊编辑包丹虹,曾慕名来到上海采访八旬老人草婴。当时在上海的一间非常普通的病房,老人正坐在床边输液,身上穿的病号服很旧。但见到宁波老乡,老人站起来连说欢迎,还合照留念。

  老人当时提到了宁波读书的一件事:小学六年级,草婴在全宁波市小学生演讲比赛中,得了第二名。当时拿到的奖品是一个碗,碗早碎了,但刻在碗上的那句《尚书·大禹谟》中的名言,他却一直铭记于心:满招损,谦受益。

  而当时,草婴在翻译界,已整整耕耘了60年。草婴译本,是优秀译本的象征和标志。之所以经典,除了他敏锐的眼光,还在于他鲜明的翻译风格。他认为:“一部好的文学翻译作品应该是译文读者的感受相当于原文读者的感受。”

  50年代,他译得最多的是肖洛霍夫的作品,比如《被开垦的处女地》、《顿河的故事》等。在翻译《托尔斯泰小说全集》时,他说:“我要努力在读者与托尔 斯泰之间架一座桥,并且把这座桥造得平坦、宽阔,让人轻松走来,不觉得累。”包丹虹表示,整整20年,就是凭籍坚定的信念和惊人的毅力,实现了翻译《托尔 斯泰小说全集》的夙愿。

  之前的接触中,老人曾经提到了一件事:在全集中,还插入了200多幅俄罗斯画家原创的插图,那是从巴金珍藏的《托尔斯泰文集》里翻拍的,此书系国内仅 存的珍本,是当年巴金在莫斯科旧书店中觅得的。1999年,老人欲把它捐赠给上海图书馆,草婴闻讯后与巴老联系,巴老就请人送来全书。那一幅幅原汁原味的 油画,与小说相互映衬,愈加使这套译著凸显出经典的光辉。

  俄国高尔基文学研究所研究员、著名汉学家李福清对此评价说:“一个人能把托尔斯泰小说全部翻译过来的,可能全世界只有草婴。”而为了表彰他的成绩,去年,他获得了第六届上海文学艺术奖的终身成就奖。

  卧病在床

  他依旧笔耕不辍

  昨天,记者联系上草婴的堂侄方之冈。

  方之冈在电话里声音低沉,他告诉记者,此刻他正在叔叔草婴家中,婶婶盛天民老人今年已经八十八岁了,叔叔是傍晚六点零二分过世的,可婶婶一直呆到深夜两三点才在众人的劝说下离开去休息。“现在也不怎么愿意说话,叔叔走了,最伤心的就是婶婶了。”

  “叔叔和病魔抗争了七年,度过了三次病危,可是这一劫还是没能避过去,最可惜的就是他没能等到明年就能出版的《草婴文集》。”

  事实上,这些年,病床上的老人有些清瘦,但精神不错,虽然不翻译了,但笔耕不辍,还在写文章。包丹虹告诉记者,十年前他接受采访时,曾提到,他出了一 本书叫《我与俄罗斯文学》,联合国规定的“爱因斯坦年”,“肖洛霍夫年”,草婴分别写了文章,以纪念这两位杰出人物。而他到上海住院的前一周,他还在写一 篇题为《岂止一个人的遭遇——纪念小说〈一个人的遭遇〉发表50周年》的文章。

  看到老人在病床上奋笔疾书,连医生都感慨:八十多岁人了,难得脑子还这么好!

  昨天下午,温家宝同志也给他们家寄来了亲笔吊唁信,信函全文如下

  盛天民先生:

  惊悉草婴先生逝世,深感悲痛。谨表示沉痛哀悼。先生于2004年致信给我,承赠《托尔斯泰小说全集》,让我深为感谢,我即函复,由衷说道“您的宏篇译著饱含了您的心血,表现出您对翻译事业的执着追求,也反映了您对读者的热爱。”

  草婴先生是我国卓越的文学家、翻译家,他的成就、品格和精神值得我们纪念、学习、传承。他的为人和作品将永远留在人间。

  望节哀保重。

  温家宝

  2015年10月24日晚